彧上谢大叔

万象皆宾客,我与来时的自己,有了怎样的不同。

西仓桥。
路过的一位老伯告诉我们,一座老桥,快要拆了。

评论